张树华:鼓吹中美“新冷战”,不是蠢就是坏

您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论文 >> 正文 来源: 日期:2020/8/19 15:10:29 阅读次数:7

       持续蔓延的疫情和大规模的种族冲突,让全世界都看到了“另一个真实的美国”。近些年来美国当局的一些政治行为,尤其一些政客为了所谓选情而置美国民众健康和国际抗疫合作于不顾,足以大大损伤美国的全球领导力和自身软实力。

       其实,只需回望冷战后30多年来的世界政治历史,就能看出美国落入如此难以理解的境地完全是自导自演,背后折射着冷战结束以来世界变局尤其美国的内外政治困境。


       美国困境源于自身政治衰败

       30年前,在冷战中瓦解苏联之后,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坐上世界金字塔的塔尖,收获了难以估量的冷战红利。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美国政客自以为是、一意孤行,犯下一连串政治错误:鼓吹文明冲突,刺激恐怖主义蔓延;对外推销民主,策动颜色革命和街头政治;频频制裁和打压,造成大国间政治对立和冲突,如此等等。

        30年前,世界对美国寄予厚望,希望它能引领全球化和世界贸易发展,推动全球经济和科技创新。但30年后,美国当局却反其道而行之。30年间,美国由如日中天的全球领袖,沦为“世界动荡之源”。

        30年前冷战刚结束时,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比重已从战后的1/2降至1/4,现在更是落到只有1/7。建设不足,打仗不断。30年里,美国先后发起对伊拉克、阿富汗等多场战争。据美国杜克大学研究计算,这些年美国耗费的直接战争费用高达6万亿美元,这还不包括伤病战后抚恤和疗伤等费用。难怪美国人抱怨:医保缺钱,对外发动战争烧钱。

        过去,美国之所以被称为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不仅是有经济或军事基础为后盾,更有文化道德方面的优越感。但遗憾的是,如今的美国国内政策杂乱无章,对外不惜“与全世界为敌”。用“脱钩”来进行“经济绞杀”,用“制裁”来实施“政治恐怖”。30年前它曾带头推倒柏林墙,如今却到处筑起隔离的“墙”,甚至在重新拉下与世界隔绝文化教育与科技交流的“铁幕”。这些都极大破坏了美国的国际形象,耗散了自己引以为豪的软实力。

        2016年夏笔者曾率代表团前往纽约、华盛顿考察美国智库发展。多少年间,美国智库几乎是中国同行遥望、仰望的榜样。但两周左右的交流和对话后,我惊讶地发现美国某些智库政治背景深厚,且充满傲慢与偏见。一些智库专家故步自封、偏激固执却好为人师。美国智库这些特点,恰恰反映了美国政界这些年来的普遍心态。

        过去100年间,在世人眼里,美国是一个令人钦佩的国度,美国人民是率真、多元而包容的人民。美国社会成功的秘诀就在于敢于创新、崇尚自由,美国给世界最大的贡献就在于活力、竞争、自由、创新等精神价值。但近年来的美国内部由于政治退化、民主劣质化、自由异化,导致自身陷入政治和治理困境。

        本来,美国应该有自我纠错的机会,美国政治也有平衡、制约的机制。但美国做了什么?它没从内部自找原因,而是任由害怕失去霸权的焦虑心理以及内部政治争斗的不安心理扰乱心境,任由选票政治牵着政治决策的鼻子走,宁可考虑眼前一时不愿考虑未来长远,不少时候政策制定甚至出尔反尔、前后矛盾、进退失据。

        如今,昔日称雄全球的领袖随之变成了全世界的“难题”和“乱源”:当下的美国不是去设法解决世界热点、难点问题,而是制造问题,制造国际冲突和民族不和;美国不是与他国平等对话,而是颐指气使,在全世界拉帮结伙、煽风点火、到处树敌。就连美国在西方阵营中的一些主要伙伴,比如法德等国,也难掩对美国的失望,准备自立门户或另寻他路。

        美国近年来的种种表现都使国际社会越来越怀疑美国政府的可靠性、稳定性以及美国政策的可预期性、严肃性。一个政治自私、战略自私,排外主义、孤立主义盛行的国家,无论过去有多么辉煌的历史,也会遭到其他国家的反感。


        想重演冷战,是企图开历史倒车

        美国之衰,罪责在己。穷兵黩武,怨不得他人,更不该迁怒于中国。但某些美国政客气急败坏,黔驴技穷,为了选票和一己之私,打着遏制中国的旗号,四处动员,试图组建一个实际上以西方为基础的所谓“国际反华联盟”。但美国当局想组建“反华联盟”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原因有三:一是美国已丧失了相应的道义基础;二是缺少相应的经济和军事资源支撑;三是缺少相应的国际机制,想和全球合作“唱对台戏”,没有几个国家会真心响应,只能是自拉自唱。

        近期我们正目睹一个美国领导下内部分裂的西方,同时也看到一场场试图整合西方阵营、孤立中俄但终究是徒劳的美国外交行动。可以断定,某些政客想重演美苏冷战大戏,企图重拾战果,是开历史倒车,绝不会得逞。

        首先,作为这个反华联盟的基础,一个统一、观点相同、步调一致的“西方”已是一种不复存在的幻象。被称为西方世界“家庭聚会”的“七国峰会”各怀心思,很难统一。今年的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就将会议主题定为“西方缺失”。面对盛气凌人的美国政客,欧洲人再也难以掩盖对美国“霸道和蛮横”的抵触。不得不承认,他们正面对一个价值观分裂、利益冲突的跨大西洋关系。欧洲一方面在自我反思,同时法国、德国等欧洲大国也在试图找回欧洲价值、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

        其次,与昔日美国盟友的“动摇、犹豫、观望”相比,世界绝大多数非西方国家已经厌烦了美国政客的无理取闹,看透了问题的症结所在。笔者这几年走访土耳其、阿塞拜疆、白俄罗斯以及韩国等国家,发现越来越多有识之士已经厌烦、也不再相信美国政客“民主、自由”等说教。过去美国在他们眼里是世界秩序的塑造者、领导者。原来他们期望的是“自由平等、市场竞争和民主法治”,但现如今他们看到的却是“自私、要挟、无信、蛮横、霸凌甚至是敲诈勒索”。

        多次误判形势、误导民众,但美国某些谋士和政客却一意孤行,还幻想着再一次祭出廉价而空洞的“民主自由”等口号笼络人心,煽动其他国家共同将枪口对准中国。


        鼓动“新冷战”嘲弄和践踏人类命运

        过去30多年来,美国智库先后推出“中国崩溃论”“中国演变论”“中国转型论”“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等论调,但都缺乏足够解释力,更不要说预见性。

        去年,美国务院非洲裔的政策司司长斯金纳曾以“文明冲突”定性中美博弈,声称这是“西方文明第一次与非高加索文明的竞争”。这样的表态不得不令人怀疑,美国某些智囊是否变得失去理智,有蜕化到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的危险!

        在中国文化视野里,世界是展示人类多元文明的“大舞台”,是“百花齐放的大花园”,正所谓“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和而不同、合合共生、协和万邦”。但在某些美国好斗的政客眼里,世界却是你争我斗的“擂台”,国际社会则是“你死我活、有你没我”充斥着打斗的“拳台”。

        随着中美关系落入40多年来最低谷,有关中美之间爆发新冷战的声音不绝于耳。但任何理性的人,都不会希望看到世界重新被分割为两个对立的阵营,都会反对动辄以政治手段破坏正常的自由贸易秩序和科技、人文等领域的国际交流。从这个角度讲,那些希望甚至鼓吹中美“新冷战”的人,不是蠢,就是坏。试图将中美推入“新冷战”“凉战”甚至热战,更是对中美两国命运和人类共同命运的嘲弄和践踏。

        美国的发展和进步不应靠树立外部敌人来巩固。况且两强相争都会互有损伤,中美两国都应警惕极端民族主义、激进民粹思潮的诱惑,否则不仅会将中美还会将整个世界带入冲突的陷阱甚至战争的泥潭。

        从文明发展和历史进步的角度看,中华民族复兴和中国的发展正着力于超越国际上一度流行的“比、争、斗”等大国对抗的政治逻辑,着力于超越美式固有的冷战思维、零和游戏规则,进而在努力实现自身崛起的同时也推动全球发展,与世界多数人民一起携手创造人类生活的美好未来。

        作为世界两个大国,中美应该放眼全球,与渴望发展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携手共进,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比较优势,与国际社会分享改革和发展经验。大国应该做的不是筑隔离人民交流的“墙”,而是搭建合作与联通的“桥”,促进世界和平、发展与繁荣,推动人类文明进步。